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迎來好時候——訪全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科技成果轉化平臺秘書長杜根杰

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深入推進和環境保護要求的不斷提高,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顯得愈加重要。

化廢物為資源、變包袱為財富,是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的必由之路,也是生態文明建設的迫切需求。當前,我國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面臨著哪些難得的發展機遇,又該如何實現資源化利用?近日,《中國礦業報》記者專訪了全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科技成果轉化平臺秘書長杜根杰。

《中國礦業報》:我國的宏觀環境,對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有哪些利好影響?

杜根杰: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環境保護工作,將其作為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的重要內容,作為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重要手段,作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根本措施。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出臺《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實施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啟動開展“固廢法”執法檢查,提出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和藍天保衛戰,啟動開展環保督察、環保督察“回頭看”、“清廢行動2018”,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印發《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規劃》等,堅決向污染宣戰,全力推進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持續加大生態環境保護力度。正如十九大報告所提出的,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生態文明建設是我國社會今后發展的長期主旋律,大宗工業固廢的資源綜合利用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和抓手,因此,宏觀環境長期利好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發展。

當前,國家層面已充分認識到嚴重環境問題需要跨越傳統的環保領域綜合解決,環境保護和工業資源綜合利用不再是一個地區、一個產業、一個部門單獨開展工作的領域,跨區域、跨產業、跨部門的協同發展機制已成為未來環境綜合治理不可或缺的手段。“十三五”規劃把“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建設作為發展的引擎,就是要在3個增長極間破除利益藩籬,形成內在的區域協同增長機制,工業和信息化部也強調工業資源綜合利用產業要注重協同發展機制,在“綠色、低碳、循環”的經濟發展道路上,對大宗工業固廢產生集中的地方進行精準定位,形成統一的資源綜合利用產品大市場,打造互補共享合作的格局。

發展改革委等十四部委聯合發布的《循環發展引領行動》,明確提出推動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建設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基地,大力推進多種工業固體廢物協同利用,這為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發展提供了政策保障。同時,新環保稅法的出臺明確了工業固廢排放的稅收繳納額度,也一定程度上促使了企業加大對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的投入。工信部發布的《工業固體廢物資源綜合利用評價管理暫行辦法》和《國家工業固體廢物資源綜合利用產品目錄》為科學規范工業固體廢物資源綜合利用評價制度,有效推動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暫予免征環境保護稅以及所得稅、增值稅減免等優惠政策落地實施,促進工業固體廢物資源綜合利用產業可持續發展打下了良好的政策基礎。

同時,大數據、云計算、電子商務、逆向物流的信息化管理等已經以“互聯網+”的創新模式開始與資源綜合利用產業產生初步融合。國家的“一帶一路”、“雄安新區”等戰略舉措,為提升我國資源綜合利用產業在全球的影響力、競爭力、改變資源綜合利用的國際化產業模式和破解生態環境的制約難題等提供了重要契機。國家加快培育和發展節能環保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政策的實施,將為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又好又快地發展提供強大驅動力和良好環境,轉變工業發展方式,破解資源環境約束難題的客觀要求,將使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受到廣泛重視。

《中國礦業報》:隨著我國基礎設施投入的不斷增加,對水泥及制品的需求也在增加,這對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帶來哪些積極影響?

杜根杰:水泥混凝土及制品產業仍是利廢的最有效途徑。從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制備水泥混凝土方面來看,一是目前我國利用鋼渣、粉煤灰、脫硫石膏、煤矸石、尾礦等大宗工業固體廢物制備綠色無水泥熟料或少水泥熟料膠凝材料的技術已相對成熟,已成功開發出能夠在膠結充填采礦,C30、C40、C50、C60預拌泵送高性能混凝土,重金屬固化,各種磚、砌塊、混凝土預制件等不同領域廣泛替代水泥的系列化膠凝材料產品。在混凝土方面,該膠凝材料制備的混凝土硬化后綜合耐久性指標比普通混凝土提高了3倍至8倍,可有效提升混凝土質量、延長建筑的使用壽命,同時可以改變混凝土產業生產模式、簡化工藝流程、減少環境污染、提高產品質量,顯著降低生產和管理成本、提升企業盈利水平。但是,由于認知、產品標準等方面的制約,大宗工業固廢基綠色無水泥熟料或少水泥熟料膠凝材料市場遠遠未打開。目前,只有河北省出臺并實施了《HC-1高性能混凝土膠凝材料應用技術規程》(DB13(J)/T234-2017)地方標準,而其它地方還未出臺相關標準。我國的水泥產量雖然在下降,但是仍保持在22億噸左右。雖然大宗工業固廢基綠色無水泥熟料或少水泥熟料膠凝材料并不能完全取代水泥,但是數量仍然可觀。

二是水泥只是原材料之一,下游混凝土及其制品中還需要大量的砂石骨料,按1噸水泥需要6噸的砂石骨料計算,我國每年大約需要132億噸的砂石骨料。雖然大多數情況下固廢只能是部分替代天然砂石,但是數量仍然巨大。全球每年近70%的砂子消耗在亞洲,僅中國在2011年~2013年所使用的砂子就超過美國20世紀整整100年的消耗量。砂石資源的短缺、環境的束縛,致使我國多省已無砂可買。因此,利用尾礦砂、廢石、煤矸石、粉煤灰、鋼渣等制備粗細骨料大有可為。

三是經過長期的科研開發和工程應用實踐,根據各種固廢不同特性制備的粉體材料,可在混凝土中作為性能調節型材料,一些工業固體廢物已經成為實現混凝土某些性能不可或缺的功能和結構組分。但是,目前大宗工業固體廢物在水泥與混凝土中資源化利用的潛力并沒有完全被挖掘和利用,一些高性能化和高值化利用的技術路線和創新創意,還沒有得到實踐和應用。未來,隨著政府和社會認知的轉變以及貨運線路資源輸送保障能力建設的加強、產品標準等相關政策的完善、互聯網大數據的運用、大宗工業固體廢物資源的管理和市場配置的優化,大宗工業固體廢物作為資源的屬性將會越來越強,在水泥與混凝土中資源化利用的巨大潛力將被全面激活。

四是在新型墻體材料方面,隨著國家“一帶一路”、“雄安新區”、“特色小鎮”、“海綿城市”等政策因素的帶動下,我國各地基礎設施建設將不斷加大,同時伴隨著綠色建材、綠色建筑、綠色工廠、建筑節能、海綿城市、裝配式建筑、美麗鄉村的深入推廣,新型墻材的市場需求也必將進一步增加,利用大宗工業固廢制作的透水磚、路面磚、免燒磚、蒸壓砌塊、石膏砌塊、泡沫陶瓷、仿古磚、景觀磚、文化工藝品、雕刻品、防水防腐防火保溫一體化的裝配式墻材、屋面等產品也將大有可為。目前,這些產品的應用主要受市場運輸半徑和傳統天然石材產品的競爭限制。未來,隨著政府和社會認知的轉變,“禁實限粘”等相關限制性政策和引導資源轉換政策的深入實施,貨運線路資源輸送保障能力建設的加強,產品標準等相關政策的完善,互聯網大數據的運用,傳統天然石材產品將逐步為大宗工業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產品騰出市場空間。另外,大宗工業固體廢物在環境治理、農業應用以及新材料等領域的廣闊市場空間有待開發。

《中國礦業報》:工業固廢綜合利用要持續發展,必須從哪些方面入手?

杜根杰:高性能化、高值化是固廢綜合利用發展的大趨勢。低值化大宗工業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技術路線簡單易行,但技術含量低、行業進入門檻低、產品檔次低、利用方式粗放等,導致行業內惡性競爭激烈、產能過剩嚴重、產品市場競爭力弱、市場占有率低、企業盈利能力差、資源綜合利用效率低、環境污染問題突出、“劣幣驅逐良幣”等諸多問題,致使固廢綜合利用之路很難走遠。

隨著社會的發展、認知的轉變、社會需求的升級、價值評估的更趨科學,人們對產品的品質和性能的要求越來越高,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品的高技術加工、高性能化、高值化是大趨勢。特別是產品全生命周期評價方法,讓我們對低值化利用技術路線的低碳綠色評價有了科學的方法,低質量低性能產品的耐久性差、壽命周期短,并不能實現真正的節能減排和綠色低碳。隨著綠色制造、綠色建筑理念的發展和提升,產品標準和綠色建筑評價標準要求將會越來越高,市場需求將倒逼利廢建材產業創新發展和轉型升級,促進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向高性能化、高值化良性發展。

因此,高技術含量、高品質、高性能的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品發展前景十分廣闊。深入研究開發材料加工技術是提升大宗工業固廢利用價值的必由之路,通過更多的技術手段和資本投入促進研究開發,提升利廢產品的技術含量和附加值,以科技創新驅動發展,是我國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企業突破現有競爭格局、做大做強的制勝法寶。

《中國礦業報》:資源型城市的發展產生了大量的工業固廢,其綜合利用路徑該如何設計?

杜根杰:多元化布局與集聚式發展是資源型城市固廢利用產業發展的主要路徑。產業集聚在集聚生產要素、優化資源配置、加快制度創新、營造產業生態環境等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在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方面,集聚式可有效促進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與上下游相關產業,如建筑業、采礦、鋼鐵、有色、石化行業等的協同鏈接,工業產業與城市社會間生態耦合,工農業間的生態鏈接,企業、園區、行業間資源共享、原料互供、鏈接共生,加快促進城鄉、產業園區、產業之間技術、資本、人力、信息等要素的流動。在降低企業信息成本、企業協作成本、公共基礎設施和服務使用成本,加快新技術、新工藝、新設備的開發、交流、傳播、轉化,促進區域經濟持續增長,塑造區域品牌,提升技術吸納能力、產品市場競爭力、產業承載力和投資吸引力等方面具有顯著優勢。

目前,以園區、基地為載體的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集聚發展模式,在我國的河北承德、山西朔州、遼寧新邱等地都取得了顯著的成效,未來集聚式發展將是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發展的主要模式。此外,我國大宗工業固體廢物年產生量大、歷史堆存量大,單靠一種技術手段很難解決固廢大量消納的問題,且會造成產品種類單一,產能易過剩等問題。對于資源型城市,圍繞資源型城市的資源屬性特點及產業特點,充分考慮各市、區、縣之間,產業之間的協調科學發展,按照“統一規劃、產業集聚、突出特色、量質并舉”的發展理念,在各市、區、縣之內,突出特色、集聚發展,合理劃分出立體產業結構,構建產業間縱向拉動、橫向互補,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廣覆蓋的多元化產業發展格局,避免產業布局同質化和雷同化,避免造成產能過剩與惡性競爭,將是資源型城市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發展的主要路徑。

《中國礦業報》:未來我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的主要模式是什么?

杜根杰:多種固廢協同利用和區域產業協同發展是固廢產業未來發展的主要模式。目前,水泥工業、建材行業已經利用本行業設施開展固體廢物利用協同處理實踐。其它行業,如利用煉鐵高爐處理鉻渣和廢塑料、煤焦油、含鐵礦渣和礦砂,利用電廠鍋爐處理污水廠污泥等,也已經取得很好的效果??梢云诖?,在有限的未來,多種固廢協同處置將有長足的發展,實現固體廢物產生者、處理者和處置設施擁有者的三贏局面,并推動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向縱深發展。

目前,在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跨區域專業化集中處置固體廢物已經成為主要的固廢處理方式。在我國,由于各種原因,固體廢物處理與利用受到地域的限制,造成處理成本高、再生利用水平低等后果。未來,結合當地資源環境特點及區位特征,推進區域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協同發展,將會成為一個新的動向,甚至可能成為發展趨勢。如京津冀地區綜合利用鐵尾礦和廢石代替開山炸石生產砂石料;協同利用京津冀地區豐富的高爐水淬礦渣、鋼渣、脫硫石膏、粉煤灰等資源,大幅度降低混凝土和其它建筑材料中水泥熟料的用量;在嶺南成礦帶和其它有色金屬采選冶集中區,推進有色金屬采選冶工業全產業鏈固廢協同資源化利用技術和固廢源頭減排技術,建設全國工業資源綜合利用協同發展的先行示范區等。

《中國礦業報》:“互聯網+”對工業固廢綜合利用會帶來哪些深遠影響?

杜根杰:全面摸清家底、打通信息壁壘一直是我國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環境治理和綜合利用相關政產學研用資等各個領域的共同訴求。

在“互聯網+”的大時代背景下,將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的環境要素信息和綜合利用要素信息與互聯網結合,充分利用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建立技術融合、業務融合、數據融合的大宗工業固體廢物大數據庫和資源共享開放門戶平臺,全面系統匯集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產生、資源屬性、利用、污染防治、產品環境健康風險評估與控制等方面的相關數據,實現大宗工業固體廢物污染防治和綜合利用領域各種要素的信息共享,破除體制障礙,消除利益藩籬,打破信息壁壘,并充分挖掘大宗工業固體廢物減量化、無害化、資源化領域的大數據“鉆石礦”,精準開展政務信息、產業信息、科技成果、技術裝備、研發設計、生產制造、經營管理、采購銷售、測試評價、質量認證、學術、標準、知識產權、金融、法律、人才等方面資源的共享服務,各地方政府和企業將成為中國大宗工業固體廢物污染防治和綜合利用領域的潛在用戶。

返回首頁
創建時間:2018-12-17
瀏覽量:0
欧美激情视频在线观看的